位置:主页 > 励志 >
“抄作业”这样的蠢话我不想再听第二次
发布日期:2022-07-19 07:37   来源:未知   阅读:

  “抄作业”这样的话,看似“可爱”,但你说多了的时候,认知和思考会陷入“公共话题巨婴化”的陷阱之中。

  尤其2月26日这一天,韩国确诊病例破千,中国境外日新增病例数超过境内,更让这种情绪达到了顶点。

  环球时报登载题为《破纪录!韩国意大利单日新增数之和已超中国》的报道,“破纪录”三个字尤为扎眼。有网友批判道,“这是在搞体育竞赛吗?还要比个谁高谁低?”

  媒体尚且如此,社交网络上幸灾乐祸的声音,更加不计其数。这其中,“抄作业”一词最为流行——

  “中国在前面打仗,他们抄作业都不会,地雷我们都趟过了,他们居然还能踩雷。”

  “伊朗新冠肺炎死亡率都超全球平均水平20倍了,政府却称不会停工停学……标准答案都给你了,还不会照抄吗?伊朗这国家可以从地图抹去了。”

  截至2月26日,伊朗已报告确诊病例139例,死亡19例,死亡率高达13.7%。

  “特朗普称,新冠病毒对美国的威胁依旧很低——这是开始抄武汉前期作业的节奏。”

  一种“好学生”的优越感跃然纸上,面对“1+1=2”都要算半天的“差学生”,发出了最无情的嘲笑,然后再用自己高傲的手,把“标准答案”甩过去,仿佛在说“照抄吧,蠢材”!

  请把“抄作业”奉为口头禅的人们,回答以上8个问题,然后再给其他有此癖好的人们抄一抄。

  媒体人曹林说:“那些号称让人抄作业的地方(省份),其实并不算优等生,也有很多问题需要反思。各种花式吹捧地方应对措施的文章此起彼伏,变着法儿夸,言语轻浮膨胀,充满着彩虹屁式的尴尬。”

  但用“抄作业党”们的话说,“我让你抄就是为你好,你不抄是你的错,还有可能害了我”。

  从韩国直飞青岛的机票平时才500元左右,一下暴涨到3000多元。而韩国飞烟台的机票,最高一度达到10000元以上,且一票难求。

  有人直言:“与韩国联系密切的中国沿海城市应立即采取措施,别让涌入的韩国人破坏了中国来之不易的疫情防控局势。”

  涌入的是韩国人?逻辑就不对,中国的疫情不比韩国严重吗?韩国人为了躲疫情来中国,怎么可能呢?

  合理的推测是,返回中国的大多数是在韩国的中国人,比如留学生或者务工人员,为了避免在他乡颠沛流离,回到家乡起码有个依靠。

  果然,据看看新闻网报道,多家航司证实,从韩国飞往中国的航班以中国乘客为主,为长期在韩居住的中国籍留学生、务工人员。

  “抄作业”这样的话,看似“可爱”,但你说多了的时候,认知和思考会陷入“公共话题巨婴化”的陷阱之中。

  在“公共话题巨婴化”的语境下,一座山都可以简化成一座山,新冠肺炎病毒都可以“萌化”成为“阿冠”。

  那些封城之下很难买到菜的压抑心情,那些一度积压在仓库的捐赠物资,那些被迫露宿在武汉街头的外地农民工,那些孤独逝去的养老院老人……

  你能从“阿冠”中感受得出病毒的可怕吗?能读出病毒的传播路径吗?不能,“阿冠”的表达让新冠肺炎显得人畜无害,这并非高度概括,而是认知误导。

  同理,你能从“抄作业”中感受到人类命运相连吗?你能读出这是在善意批评、交流经验吗?也不能,“抄作业”这个词显得自高自大,盛气凌人。这是情绪失真!

  这样轻佻的语言一旦泛滥,就会让尊己卑人的情绪湮没信息,从情绪失真演变成信息失真。

  白岩松:没有特效药,信息公开就是最好的疫苗,没有实现最后的胜利,真实地面对情况,就是最好的推动力。

  所以,“抄作业”这样无知无情的话,就别说了。就算是经验借鉴,各国也有各国的国情。

  有人说,“抄作业就是开个玩笑,用一种轻松幽默的手法表达对邻国疫情的关切”。

  “抄作业”如果是好意,骂日本人“脑子有问题”也可以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是一门心思要当诤友,还是幸灾乐祸自以为是呢?

  说到底,还是自吹自擂式的自我感动。这种贩卖鸡血的行为,几乎是在消费国难。

  类似的文章还有《如果不是2020年这场疫情,我都不知道祖国原来这么牛!》《这次疫情,让我知道中国制造有多牛》《疫情对飞速发展的中国经济,是一剂苦口良药》……

  在这种民族情绪唆使下,人们会看不到我们犯过的错、经历的痛、面临的困,一有成绩就沾沾自喜,一有进步就洋洋得意。

  复工大潮已经开始,在这个背景下仍被这种情绪裹挟,一旦放松警惕就会前功尽弃。

  但“抄作业党”们想不到这一点,更想不到各国都有自己的国情,不是哪个国家都可以像中国一样,动用“举国体制”去抗击疫情。

  尤其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2月8日的讲话,更让这个岛国受到雪片一般的饱和攻击。

  李显龙的讲话被自媒体断章取义式报道,不鼓励全体市民戴口罩的政策,更让人以为新加坡简直就是“佛系抗疫”,这是要撒手不管了吗?

  这完全是曲解。李显龙的意思是,新冠肺炎虽然和非典相似,但也有两个重要的不同,即传播性比SARS广,因此遏制其传播更困难;但致死率比SARS低,湖北之外的致死率目前为0.2%。

  不论是强制中国雇员休假14天,还是收紧入关政策,或者实施居家隔离令,做法基本和中国别无二致。

  只不过,新加坡针对每一个病例的传播链条都公开得非常详细,而不单单只是公开一个数字。恐怕这方面得轮到中国跟新加坡“抄作业”了。

  这是因为,即便是世界卫生组织也没有建议健康人戴口罩。因为如果戴了口罩,那口罩外侧将会变成一个巨大的病毒吸纳器,一旦手不小心碰到,没有及时洗手的话,接触到眼口鼻就可能造成感染。

  好钢用在刀刃上,口罩这种稀缺品,必须优先供应医护人员。即便普通民众要承受不戴口罩可能感染的代价,也比抢购口罩引起聚集加剧传播要好。

  到目前为止,新加坡的“佛系抗疫”是非常成功的,从1月23日出现首例输入性病例到2月27日,总确诊93例,治愈出院58例,死亡0例。

  在不少自媒体文章里,日本政府太软蛋了,导致日本已经要“沦陷”成下一个武汉了。

  “截至日本当地时间2月26日22时,日本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894例,累计死亡7例。”

  拜托,钻石公主号的疫情能算到日本本土吗?传播链路都不一样,这样报数据难道不失线例,这其中还包含了一些中国游客。

  这样的疫情规模,至于封城断路吗?还是要学习战斗民族,人脸识别跟踪境内中国人,这样才“硬核”?这样的“作业”抄得才满分?

  日本政府应对疫情的方针是,“把有限的核酸检查的资源,集中用在重症患者身上”。并且一旦确诊,医疗费用由政府承担。

  日本鼓励出现症状的患者先在家中自我隔离,由于新冠肺炎以轻症患者居多,大多通过自身的抵抗力,辅助药物作用进行自我疗愈。

  逐个检测并不现实,因为每个人的情况随时都在变。只检测重症,其实是合理的。

  如果所有人一出现症状就跑到医院,不仅会造成医疗资源紧张,也可能增加交叉感染风险。

  不要说封城封路,日本政府甚至无法擅自取消各团体的活动(例如日本各地的马拉松),更无法阻止日本企业照常上班。

  可见,各国都有各国的国情,尤其涉及到政府权力、公民自由等内容,不能用“抄作业”这三个字来一言蔽之。

  在中国疫情爆发最激烈的早期,日韩等外国友人没有少帮助我们,“风月同天”的诗句更是传下了一段佳话。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