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励志 >
我就想抄个底你给我亏哭了
发布日期:2022-06-22 05:12   来源:未知   阅读:

  “医药界的华为”正面临着一个艰巨的任务,在频频割韭菜后,怎么取信于投资者?

  6月17日,无锡药明康德新药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药明康德)股价呈现震荡走势。截至当日收盘,其股价为96元,微涨0.33%,总市值2838亿元。

  不久前的6月10日,药明康德发布公告称,其实控人控制的股东及与实控人签署一致行动协议的股东将合计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3%的A股股份,即不超过8868.09万股。实施时间为公告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不超过90日期间内,即7月4日至9月30日。

  以截至6月10日近30日药明康德A股平均收盘价97.94元/股计算,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此次计划减持3%股份,套现规模将近87亿元。

  敏感的资本市场迅速对此做出反应。6月13日,药明康德股价开盘后不久便快速下跌至92.61元/股,跌幅近10%。截至当日收盘,药明康德收报93元/股,跌幅为9.56%,一天之内市值蒸发290亿元左右。

  更让部分投资者欲哭无泪的是,药明康德股价在去年7月创造171.97元/股的历史高价至今,在不到一年时间其股价跌去了45%左右,市值蒸发超过2000亿元。即便近期抄底的投资者,也基本被套。

  “每日资本论”注意到,在股吧里,部分股民直呼药明康德是“龙头割韭菜的”,甚至有股民向药明康德的董秘提出了索赔要求:“你好,我从2021年8月份就开始持有这个股票,一直亏损到现在,我看到新闻,我们投资者可以申请赔偿?怎么解释,我是否符合条件,如果符合,需要怎么处理?还是系统会自动处理?”

  越来越多的投资者选择了用脚投票。药明康德的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年底,药明康德股东户数为25.57万户;截至2021年3月31日,股东户数为20.66万户。3个月时间内,药明康德约有5万散户选择了离开。

  此外,以目前的股东户和6月13日收盘价计算,较上一个交易日6月10日,股东户均亏损约14万元。

  与之相反的是,消息面药明康德的利好频频。6月16日,药明康德旗下CTDMO药明生基宣布与美国生物技术公司Wugen就新型免疫细胞疗法WU-NK-101达成生产合作,该疗法能够利用免疫记忆的自然杀伤(NK)细胞来治疗肿瘤。药明生基将为WU-NK-101提供生产和检测服务。

  不仅如此,6月5日,药明康德发布公告称,预计2022年第二季度收入仍将实现此前公告的63%-65%的增长,公司继续对2022年全年实现收入增长65%-70%的目标充满信心。

  一边是利好频传,一边是股东持续套现,如此神奇操作背后,药明康德真的失去了昔日的吸引力,还是暗藏其他玄机?

  药明康德在中国医药界赫赫有名。药明康德成立于2000年,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有机化学博士李革所创立。因为“将研发中心转移到中国”的意见被PDD拒绝,创始人李革毅然递交了辞呈,回到了国内这才有了药明康德。

  药明康德从事的是门令人眼红的生意。这里需要解释一下,CXO全称为“医药外包服务”,主要为各大药企提供医药研发等服务,又称其为“卖水人”,因为从事CXO的公司不需要保证最终的结果,属于链条中“稳赚不赔”的角色,所以CXO自诞生以来便备受市场追捧。

  CXO根据提供的服务环节不同有细分成:如CRO(合同研究组织)、CMO(合同生产组织)、CDMO(合同生产研究组织)、CSO(合同销售组织)等,药明康德则主要从事CRO和CDMO这两个领域。

  2001年,药明康德开始成为国内首个开展化学药研发外包的服务公司。2003年6月4日,《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发布,其对药物临床试验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国内CRO市场至此迎来飞速发展阶段。这也使得药明康德在成立后的5年,便将化学服务规模做到了全球第一的位置,合作的大型制药公司超过80家,其中囊括了辉瑞、诺华和礼来等全球药企巨头。

  2007年,药明康德迎来了高光时刻——成功登陆纽交所,成为了国内CRO领域的“一哥”,市值一度突破10亿美元。

  但谁也没想到,次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药明康德股价因此大幅下挫,从最高的45.65美元/股暴跌到了3.67美元/股,直接跌剩10%。由于在美股表现不佳,最终2015年药明康德从美股退市,并在3年之后从A股上市。

  药明康德“一分为三”。2015年4月3日,药明康德分拆公司合全药业挂牌新三板,主要负责为跨国药企提供小分子药物中间体,原料药和制剂的CRO(生产研发外包)服务。

  2017年1月,药明康德旗下子公司药明生物赴港上市,其定位为“开放式生物药技术平台”,主要提供生物药发现、开发及生产服务。

  最后药明康德又于2017年3月,接受华泰联合证券辅导,计划登陆A股,并于2018年5月成功在A股上市。

  凭借一分为三的操作,药明康德最直观的表现是,整体市值得到了迅速膨胀。其中仅药明康德、药明生物市值就双双超过了2000亿元。值得一提的是,药明康德因一度被市场誉为“独角兽第一股”“医药界的华为”“医药界的富士康”而股价一路飞涨,仅用了14个交易日就突破了千亿元市值。

  原因是,随着医药行业带量采购政策的落地,许多药企开始跌下神坛,但CXO行业却成为了医药行业的定海神针,多家CXO上市企业股价迎来大幅上涨,而药明康德更是从30元/股左右一路上涨到了最高的171.97元/股,股价直接翻了超过5倍,市值则来到了巅峰的5083亿元。

  2019年4月30日,在药明康德上市还不足一年的情况下,公司表示,Glorious Moonlight Limited、ABG-WX Holding (HK) Limited、上海金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多名股东拟合计减持不超11.93%公司股份。此前药明康德公告称,限售股上市流通数量为6.14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2.51%,将于5月8日起上市流通。

  紧接着4个月后的8月14日,药明康德再发公告称,Glorious Moonlight Limited等7名股东,拟减持不超过10.74%的上市公司股份,减持股份1.76亿股,规模将达123.56亿元,减持份额之大,引发市场热议。

  2021年,随着药明康德股价持续大涨,股东更是加快了减持的动作。在经过疯狂的减持之后,到2021年三季度,药明康德实控人李革、赵宁夫妇及其两个合伙人有股权关联的WuXi AppTec (BVI) Inc.已经彻底消失在公司的前十大股东行列,而高瓴资本也早在半年报时便从股东名单中“消失”。

  今年以来,股东们的减持仍在继续。在2022年5月14日至6月8日,上海瀛翊陆续减持药明康德A股股票,减持总额为28.94亿元。上海瀛翊属于药明康德的原始股东,并且此前承诺“若集中竞价减持,会提前15个交易日披露”。但实际上,上海瀛翊没有提前告知,还偷偷减持,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被监管部门处以2亿元罚款。

  请注意,减持之前,上海瀛翊曾与药明康德实际控制人李革签署了投票委托书,将其全部股权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药明康德的创始人兼实控人李革行使。由此不难看出,上海瀛翊与李革关系匪浅。

  最近的一次,就是6月10日的这波实控人的减持。对于药明康德股东不断减持甚至违规减持的行为,部分股民说:“再一次不按规定,偷偷减持,反正罚的没赚得多。”

  药明康德如此减持套现,让外界直呼看不懂。部分业内人士和媒体认为,或是因为未来随着国内创新药研发热度的下降,国内新型创新药企的投入将逐渐减少,而像药明康德这样的CXO企业,未来订单数量也将有所下降。还有人力成本的上升让药明康德竞争力下降,以及不掌握核心专利和过度依赖海外市场。

  但“每日资本论”认为,从药明康德的财报表现来看,上述的问题或许都客观存在,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药明康德的未来走势。但最重要的其实就是,这一场资本盛宴,主菜都上了,股东们也顾及不了“吃相”了。过一段时间,市场说不定又会流传某种消息,药明康德又成为资本的香饽饽。

  【文章只供交流,并非投资建议,请注意投资风险。码字不易,若您手机还有电,请帮忙点赞、转发。非常感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